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Sven Müller 仍清晰记得 19 年前的那一幕:他 24 岁,是个初出茅庐的实习驾训教练,与学生开在主线道上,正在穿越路口;右方的支县道上有台大卡车正等待 Sven 的车子通过。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一台脚踏车忽然从卡车右侧窜了出来,眼看就要与他们的驾训车对撞,Sven 狠狠地踩下了煞车,车子嘎然停在路口中央,但事情却还没结束:卡车驾驶没注意到驾训车停在自己车前,毫无防备的踩下油门,直直地从 Sven 坐的副驾侧撞了下去。

驾训车车门几乎被撞烂了,但 Sven 很幸运的没有大碍。他甚至没有怨言:当他回到事发现场,坐上了大卡车的驾驶座,发现驾训车的位置是个完全的视野盲点——他明白,即使是他来开那台卡车,也无法预防意外发生。

「那是我教练生涯中最惊险的时刻。」Sven 回忆。

那场意外并没有阻挡 Sven 的驾训之路。在往后的 19 年中,车祸仍时有发生——约 7-8 次,但没有一次是他或学生的责任,都是其他车的过失而撞上他们。当年的菜鸟老师,现正以德国知名驾驶教练、Youtube 频道 Die InternetFahrschule 创办人的身份而活跃着。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在德国,驾驶学校没有驾训场地,从第一堂课开始、所有的驾驶训练就是在实际的道路上进行。学生在驾训教练陪同与指导下开遍大街小巷,在路边练习停车,甚至是开上部分路段无速限的高速公路。

德国的驾驶训练,也不像台湾有固定的时数——照法规是场内 20 堂、路上 12 堂(实务上仅上共 21-25 堂)。在德国,除了 12 小时特殊驾驶的硬性规定,学员是否能够参加考试、抑或需要更多的练习,全取决于教练的专业评估。学生平均都得花上 2000 欧元(约新台币 6.9 万元)学费,才能取得驾照。

台湾在 2017 年 5 月纳入路考后,各驾训业者均增加了道路练习时间,但在成本考量与时数限制下,大多照着事先公布的路考路线一遍又一遍地开。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?德国的教练是如何养成的?驾驶教练的素质是否是形成台德两地驾驶教育落差的原因之一?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Sven 指出,在德国,若想成为驾驶教练,以普通小客车(Klasse BE)为例,必须经过整整一年的训练,并先后通过「驾驶技术测验」、「专业知识笔试及口试」,以及「学科与术科试教」等三阶段的考验。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第一个月,参训者在驾训学校与驾驶教练训练中心接受各两週的入门课程,并爲月底的驾驶技术测验做準备。通过考验后,则是长达七个月的全天候的理论与训练课程。在课程的尾声,学员必须通专业知识笔试及口试,才能获得资格证——而这还不是正式教师。接下来,还要在驾训学校进行为期四个月的实习与实际教学,通过学科与术科的试教后,才能获得正式的驾驶教练资格。

当年,为了这个教练资格,Sven 投入的不只是大量时间,还有金钱:当时课程总费用约为 8000-9000 马克,约为 4000 欧元。考虑到通货膨胀,Sven 当时付出的学费相当于今日的 5600 欧元(约新台币 19.5 万元)。

反观台湾,只要持有驾照满三年与国中学历,即可报名参加公路总局公路人员训练所的汽车驾驶教练班课程,为期八天,费用为 7000 元。八天课程结束后,通过笔试与试讲,即获得汽车驾驶教练合格证书。

我在台湾期间,走访了一些驾训业者,他们也坦言驾驶教练的良莠不齐。一些驾训班乾脆鼓励教练考取「考验员」资格——5 至 9 週课程加上一个月的监理所实习,认为有助于提升教练的教学水準,特别是增加在考场的临场经验。

但我不确定这是治本之道。台湾还是摆脱不了「考试取向」的心态,连对最关键的「授道者」的养成,都如此马虎苟且。我们的制度只能训练出「能够通过驾照考试」的学生,而不是「能够驾驶」的学生。

Sven 当年会成为驾训教练,是一个偶然。90 年代末,20 岁出头的他,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。他服完兵役后,在唸大学与就业之间犹豫不绝。

在当时的德国,若想成为小客车驾驶教练,必须拥有小客车与卡车驾照。Sven 因为在军队里受过卡车驾驶训练,符合资格,喜欢赛车又嚮往弹性工作时间的他最终决定报名驾驶教练培训,成为往后 19 年教学生涯的起点。

跟台湾类似的是,德国驾驶教练也是一份不讨好的工作。没有底薪,薪资完全取决于上课时数(台湾教练的薪水则是取决于通过考试的学生数量),依所在地区与上课时数不同,平均月薪在 2000 欧元到 4000 欧元之间;此外,因为要配合学生下课、下班时间,工作时段与一般人相反,常常週末也要上班,没有太多时间跟家人相处。

加上德国兵役制度改为志愿役后,军队培训的卡车驾驶锐减,种种大环境因素导致德国驾训老师的缺口不断扩大。德国政府下调了驾驶教练培训资格的相关规定,包括 21 岁即可参加驾驶教练考试,也不再要求卡车驾照。

Sven 没有转行,他坚持了下去,甚至意外地发掘了新天地。

2015 年,Sven 开始在 Youtube 频道分享教学影片,他精闢扼要、不拖泥带水的教学风格得到广大德国驾照考生欢迎。Sven 受到来自四方八方的鼓舞,愈做愈起劲。他的频道 Die InternetFahrschule 如今累积超过 100 多个影片与近 10 万的订阅者。

《何蕙安专栏》台湾上路三宝多…为什幺德国能做到全马路驾驶训练

网路世界的成功,也改变了 Sven 的现实生活。因为 Youtube 点阅率的收入以及相关书籍出版(教新手驾驶上路时的注意事项),Sven 发现自己可以减少工作时间至一周三天,而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五个小孩。

他最大的孩子今年已经 16 岁了。Sven 满心期待成为儿子的驾驶老师。

回顾 20 年教学生涯,被问到最难忘的故事,Sven 停顿了一下,给了一个浪漫的答案:认识他的太太。

你的太太是好学生吗?

「呃…」Sven 支吾了一阵。「她路考倒车的时候,我看车尾快撞到东西,所以我踩了煞车。」(注:德国汽车路考时是由教练坐在副座,监控考生有无错误或危险驾驶,考官则在后座给指令。)

「直到今天,我太太还是不时就跟我争论,说 19 年前是我判断错误,害她必须重考。」Sven 大笑。

原文标题为365天vs 8天!台湾德国驾驶教练养成大不同,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